无效像素

「 探寻真实的爱与邪恶 」

投稿
京ICP备14046667号

毕业季旅行:从北京搭车去尼泊尔

我们的毕业季旅行都是去大理西藏和泰国,别人家的毕业季旅行却是从北京搭车去尼泊尔。

国内旅游卫视在 2010 年播出了一部搭车旅行纪录片《搭车去柏林》,主要讲的是美籍华裔小伙谷岳、纪录片导演刘畅二人在 2009 年夏天,历经三个月的时间,从北京的后海到柏林的布兰登布格尔门的搭车旅行过程。一路上他们只依靠陌生人的帮助,共搭车 88 次,经过 1 万 6 千多公里、13 个国家,穿越中国、中亚和欧洲,最后达到目的地柏林。

这部纪录片当时在国内引起了强烈的反响,不管是在收视上还是豆瓣上的评价,都是创造了中国公路纪录片的新纪录,而纪录片中所折射出的「有一种旅行,方法很贫穷,却可以改变人的一生」的理念激发了国内很多旅行爱好者对搭车旅游的向往,这其中就包括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学宇。

学宇今年大学毕业,当很多同龄人还在纠结自己毕业旅行到大理还是西藏时,学宇早已决定搭车去尼泊尔,实现自己搭车旅游的梦想。

学宇给自己的规划线路是:从北京出发,途径河北,山西,陕西,四川,西藏,然后从西藏进入本次毕业旅行目的地尼泊尔,全程约 5000 公里。

2016 年的 5 月 15 日学宇正式从北京出发,开始了自己的搭车去尼泊尔毕业旅行。

万事开头难,当学宇在北京杜家坎收费站准备出发时,内心出现了矛盾。「我对于前面路途的不确定性,感受到了一丝恐惧,但是前方有趣的经历又使我充满期待和希望。我静静的坐在马路边,思考我为什么要来这里,为什么要开始这样一段不可思议的旅程,最后的答案可能就是搭车的魅力吧。」就这样,学宇举起了搭车牌。很幸运,开过来的第一辆车就停了,同意搭载学宇。就这样,学宇的搭车之旅开启了。

走到河北石家庄收费站时,学宇像往常一样准备举起停车牌,这时突然一辆正式牌照都没上的新车在学宇面前停了下来,二话没说就叫学宇上车。这个司机带着墨镜,学宇内心感到了一丝不对的地方,开始防备起来。在车上,司机说他长年在缅甸工作,偷渡过境,在缅甸有两个妻子,在中国有个孩子上初中。这次是在河北买新车回山西,看到拦车就打算搭一程。

但是这样的交流和沟通还是没有减少学宇的担心。开了两个小时左右,司机说由于不顺路只能送到下一个服务区。他下了车主动帮学宇卸包,临走前又送了学宇一份哈达——直到此时,学宇内心悬着的石头才落下来。

事后回忆到这次经历时,学宇说道:「生活中和资讯中接触了太多人性恶的一面,生活中面对别人主动施舍的帮助,内心中的第一个想法还是抗拒,思考他目的和动机。这就造成释放善意的人要先思考,接受善意的人也要思考。」

山西到四川之间的路程都很顺利,期间学宇品尝到西安和成都的美食,听路上的师傅讲述生活和家庭的各种不易,这位司机常年往返于西安和成都,一年里呆在家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。为了保证货能够准时送达,经常路过家门也不回。家里农忙,只能自己一人出车,一天除了吃饭和上厕所,其它时间都是在车里度过。而这次司机搭乘学宇,破了一次例,在路过自己家旁边时,邀请学宇到自己家做客,给学宇品尝了陕西特色小吃羊肉泡馍和凉皮。

北京的羊肉泡馍都是将切成丁的馍放在羊肉汤里泡好,而到了陕西之后,学宇才知道正宗吃法并非如此。据学宇说,当地人一般是先去买一些羊肉汤,然后自己在家做大饼。吃的时候将饼撕成几块,蘸着羊肉汤吃,西北汉子的粗犷显露无疑,这种感觉是在北京不能体会到的。

进入到西藏境内后,学宇开始面对着高原反应和高原公路车少的困难。在波密县城修整了一会后,学宇继续搭车之旅。

过了两个小时,依然没有一辆车经过,学宇开始焦急起来,开始犹豫应该回县城修整一晚还是继续在这等。正当学宇准备回县城修整时,恰好有一辆藏族货车在他面前停下来。碰巧顺路,司机师傅同意了搭乘学宇。

上车后,闲谈中藏族司机了解到学宇是从北京一路搭车来到西藏,藏族司机颇感意外,之后大为赞赏。行车没多久,天色渐晚,这位藏族司机邀请学宇去了藏民家里修整。

藏民非常热情,拿出酥油茶和牦牛肉招待学宇,一边啃着牦牛肉,一遍喝着酥油茶,同时也和这位藏族司机唠起了日常。这位藏族司机告诉学宇,川藏线路况十分的不好,弯多、路窄、坑多,尤其是开长途一段 200km 的路通常都会限速,要 5 到 6 个小时,在这条路上开车「危险很大」。

历时 18 天,一共蹭了 19 辆车顺风车,一共行进了约 5000 公里的路程,最后学宇才终于到达目的地尼泊尔。

来到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,已经半夜十一点。加德满都的城市建设不如中国三线城市,这也使得人们很难能够想到这座城市是首都。加德满都的街道规划很乱,由一条又一条巷子组合在一起。这让学宇失去了方向感,很难找到一条宽敞的马路,城里街道随处都是地震后的残骸。

在加德满都的第三天,学宇的手机又进水坏掉了 (直到回到中国才有了手机用),无助感和迷茫渐渐替代了刚到时候的新鲜感。待到第四天他决定前往博卡拉去滑翔,去放松一下,用来冲淡「尼囧」的阴霾。

到了博卡拉,学宇住在赛瓦胡边上的别墅区,美丽的赛瓦胡和整齐的别墅区让他见到了尼泊尔另外一面。在赛瓦胡划船,骑机车环湖,登山,吃火锅、吃烧烤,和尼泊尔小贩砍价,这使得学宇渐渐忘却了通信不通带来的无助感和迷茫。

在博卡拉的第三天,学宇决定上午去滑翔。到了山顶,大雾环绕,滑翔的教练抽只烟说:「Up in the wind (等风来)。」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风吹起,大雾消失,美丽的费瓦胡呈现在眼前。学宇起身整理好滑翔伞,教练说道 just go,学宇于是往前冲,滑翔伞突然的就飞了起来,整个脚下全部是空的。远处的滑翔伞、费瓦胡和脚下的树林组成了一副最美的景色。

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博卡拉之行的结束预示着这次搭车旅行的结束,也预示着学宇尼泊尔之行的结束。

「这 43 天对我的意义, 从北京举起第一个搭车的牌的时候,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下来,想不到这段旅程会给我带来什么。整段旅程就是我与一个又一个人的人生交汇,和路上每个人的共同时光组成了这段故事。我觉得再美丽的故事也要和喜欢的人分享,才能体会到故事中真正的美丽。」学宇最后这样总结自己这次的搭车旅行。

本文作者:白点小信号噪声,@无效像素 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探寻真实的爱与邪恶,欢迎关注「无效像素」微信和微博。

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

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