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效像素

「 探寻真实的爱与邪恶 」

投稿
京ICP备14046667号

100个流浪汉100个相机,这些照片告诉你丐帮眼中的世界

Williamson 是牧师,也是一名业余摄影师,他给100个流浪者每人送一部一次性相机,要求5天后还回,看看这些流浪汉都拍了些啥?

无家可归到底是什么感觉?流浪汉眼中的世界都是怎样一番模样?不仅仅是普通人,摄影师 Jason Williamson 也有这种疑问。

Williamson 是一名业余摄影师,也是当地一所教堂的牧师,长期以来就在关注当地社区的流浪者。之前他曾听说伦敦曾举办摄影展 Cafe Art,向流浪者提供相机,收集流浪者在一段时间内拍摄的照片,集中展示。Williamson 受到启发,他认为这种摄影展正是自己想要的。

「如何把摄影和社区结合起来,我对此一直满怀热情,这真是一个最完美的手段。」Williamson 说道。

Williamson 在斯帕坦堡市的多个地点设立了相机发放点,比如图书馆、救济站,避难所等流浪者聚集场所。发放对象没有限制,从 7 岁小孩到 75 岁老人都有,流浪汉们可以在这个城市的任意地方拍摄,任意拍摄他们想拍的内容。可以拍摄自己的居住场所,可以拍摄闲荡时的所见所感,也可以拍摄自己的朋友。条件是流浪者要在 5 天后把相机还回来。

为了鼓励流浪者还回相机,Williamson 为他们准备了各种礼品,比如在回收点供他们好好吃一顿,赠送清洁护理套装,或者是赠送后背印有「Photographer」一行大字的定制 T 恤。

「我在 18 年前就爱上了摄影,每次看见自己创作的作品,心中就会有满足感。所以我希望这些流浪者也能体验到不同的感受,那种灵感被激发的愉悦感。」Williamson 说道。

Williamson 他们一共送出 100 部相机,在 5 天后,收回 46 个,其中有 700 多张照片。大部分照片都是废片,但从中也能挑出一些相当不错的。

「这个男人没有家。他不希望暴露自己的面容,他只是不断流浪,流浪者的本职工作就是如此。他们四处游荡,看哪里有吃的,看哪里有容身之处。一直的等待,却不知等着什么。」《流浪》,Ray Kelly 摄

这些照片中,大部分是天桥,垃圾桶,有焚烧痕迹的建筑角落,还有许多流浪者的蜗居点。

「这里本来是流浪汉的蜗居点,但被纵火了,理由很简单,就是憎恶。」《憎恶》Ray Kelly 摄

多数照片都是灰色调,反应的内容低沉压抑,但依然也有很多积极向上的乐观图片。

「他是我朋友,他乐于助人,愿意和任何人交谈,我问他愿不愿意拍照帮我完成这个项目,然后他很乐意。」《有趣的猫》Donald Edwards 摄

「她就是我的世界,意味着一切。她是我走过灰暗时光的支柱,每当我觉得自己不可以,她就是支撑我向前的动力。」《我的女儿会发光》David Minch 摄

「我们几个流浪的人一起祈祷,之后就想到可以拍个照。我们是个大家庭,我们不关心肤色或国籍,我们都是平等的。有爱,爱最重要。」《爱之美》Annette Barnett 摄

流浪者各有自己的爱好趣味,比如这个流浪汉被婚纱迷住了,「我喜欢白色婚纱,它让我想起妹妹嫁人的时候。」《美丽婚纱》Bobbie Nesbitt 摄

Williamson 为此项目设立了专题网站(throughoureyesproject.com),大部分照片都可以在网站上找到,并且他们还邀请了评委,组织评选优秀照片,拍的好的照片会有奖励。

「我试着给每天看到的日常用品拍照,很多都是礼物,我很珍惜。我生活中很多时候都在祈祷,刚好这个小熊有个按钮,按一下就会说:现在我要躺下睡觉了。每当我按下按钮,就感觉自己的祷告有了回音。」《祈祷熊》Leslie Broome 摄

「流浪者们都说,自己第一次有被重视的感觉,他们终于有机会发声,用从未有过的方式讲述自己的故事。」Williamson 说道。

「每天都有很多人变得无家可归,每天也都有很多人逃出苦海,这个数字比我之前意料到的大很多,」Williamson 表示,这项活动给许多流浪者都带来了变化。

有的流浪者在得到关照之后找到了新工作,有一个流浪的妇女,在自己的拍照成果得到认可之后,非常受感动,选择了皈依基督教。还有一个男孩,通过照片找到了他走失的爷爷。

Williamson 希望 Through Our Eyes 摄影项目能够给大家的生活带来长久的改变,他说,「给流浪者的照相机用完一次就可以扔掉,但用相机的人要走的路还很长。」

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

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